重庆 – 历史

历史1 古代 (远古—公元 1840年)

200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早期,在今重庆巫山县便已出现了人类的活动痕迹,其代表性古人类为“巫山人”,他们比北京猿人早130万年,比元谋人早30万年,且该地区也被誉为“东方人类的发祥地”。

到新石器时代,随着生产工具不断进步,此地形成了较为稠密的原始村落,曾居住着夷、濮、苴、奴、宾等八个民族,从在重庆旧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的动植物化石可看出,当时的重庆环境温暖湿润、树木葱郁,具备适合灵长类和人类居住的生态环境。而这些先民也是最早的重庆土著,主要居住在江河洪水线以上,靠打鱼、狩猎为生。重庆境内共拥有几十处新石器时代留下的遗迹,包括巫山大溪、江津王爷庙、巴南干溪沟以及合川沙梁子等等。

公元前11世纪,西周初期,巴国诞生,建都重庆。《华阳国志·巴志》记载表明,其鼎盛时期的疆域,按照今日地域分布,东至重庆奉节,西至四川宜宾,北及陕西汉中,南边到达湖南和湖北的西部,以及重庆东南和贵州东北部地区。后巴国被秦国所灭,设立巴郡,汉改巴郡为江州,之后魏晋南北朝时期几番易名,先后被称作荆州、益州、巴州、楚州。隋朝开皇元年(581年),该城因被渝水(今嘉陵江)环绕,得名渝州。

北宋年间渝州被改为恭州,至南宋1189年正月,宋孝宗于恭州封其第三子赵惇为恭王,并在二月禅位于恭王。宋光宗赵惇短时间内先后封王、登极,因此将恭州升为重庆府,取“双重喜庆”之意。“重庆”之名沿用至今已逾800年。


历史2 近代 (公元1840—1919年)

1840年之后,中国步入风雨飘摇的近代史,西方帝国主义列强多次发动侵略战争,强迫中国政府签订多个不平等条约,打开超过20个口岸门户,大量西方商品通过这些通商口岸在中国市场倾销,西方列强获取了丰厚的利润。但是开埠多年后,这些口岸市场潜力已尽,于是西方国家又瞄准了中国内陆西部的广大市场。

重庆地处长江、嘉陵江两条重要内陆航道的交汇之处,自宋朝始便是西部的重要商业枢纽,凭借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,加上清政府迁来的大批湖广移民,重庆发展为长江上游规模最大的商业转运城市,这吸引了西方列强的注意。

当时英国已经控制长江中下游地区,并试图将势力范围扩大,进一步控制处于长江上游的重庆,结果便是1876年《中英烟台条约》的签订。条约规定“重庆府可由英国派员驻寓,查看川省英商事宜”,英国政府的驻派代表贝德禄于1877年抵达重庆。之后随着1890年中英签订《烟台条约续增专条》,重庆也宣告开埠,英国也在一年后于重庆设立总领事馆,管理川、黔两地的英国相关事务。英国率先成功之后,法、日、美、德、葡、意等资本主义列强也纷纷开始行动,各国都在重庆设立领事馆等外事机构。中日于1895年签订的《马关条约》,不仅强调重庆作为通商口岸的地位,而且将重庆王家沱划为租借地,使其成为一个享有治外法权的“国中之国”。


历史3 中国近代史 (公元1919—1949年)

抗日战争爆发后,国民政府向重庆西迁,1937年、1940年分别将重庆定为“陪都”。在成为“陪都”后,重庆成为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治中心,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为远东地区的决策领导中心。

1938年,苏联派遣新任苏联驻华大使奥莱斯基作为代表,向国民政府时任主席林森递交国书,提出在重庆设立大使馆的申请,并获批准,于是苏联大使馆成为驻重庆的首家大使馆。之后美国、英国、法国、波兰、比利时、荷兰、挪威、巴西、智利、古巴、捷克斯拉夫、葡萄牙、丹麦、秘鲁、瑞典、瑞士、墨西哥、芬兰等国的驻华大使、公使等,相继将大使馆迁驻重庆。抗战的八年中,重庆新成立超过30个国家的大使馆或者公使馆,位于“陪都”重庆的国民政府与数十个国家在政治、军事、经济、文化等领域都进行对话沟通与协同合作,开展各式外交活动、建立多种外交关系。

1945年,抗日战争结束后,国民政府和中国共产党为了避免内战,在重庆进行了一场和平谈判,称为 “重庆谈判” 。


历史4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(公元1949年至今)

抗日战争爆发后,有大量群众迁往中国西部内陆地区,重庆的外来迁入人口有百万之众,至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时,当地人口为125万,但是因为随后国民政府以及一些机构、高校、企业一同迁离重庆,重庆人口数量有所减少,总数维持在一百万左右,在当时中国城市人口总数中排名第七。

1949年重庆解放后,设立了西南军政委员会,并成为中央的直辖市,后于1954年并入四川省,由四川省管辖。1997年,第八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决议,重庆市再次成为中央直辖市。

纵观历史长河,重庆曾三次建都,三次设立中央直辖市,是一个拥有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城市。时至今日,重庆经过了60多年的建设,经济发展迅速,不仅成为了中国西部最大的的城市,而且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省级行政区、地处长江上游的一座重要中心城市、中国中西部地区唯一的中央直辖市,在金融经济、现代制造业等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。

经过了这些年的高速发展,重庆的高速公路网和铁路网遍布全市,江北国际机场年旅客吞吐量名列前十。而且,由于重庆位于中国西南地区东部,长江上游,将船运、空运、陆运多方面的交通资源整合在一起,在长江上游地区,乃至整个西南地区都是独一无二、极其重要的交通节点。

重庆在中国现代服务业发展方面也做出突出贡献,分别在农村金融、物流货运、企业外包等领域都有着令人瞩目的发展,例如建立万州保税物流中心、重庆铁路保税物流中心、重庆南彭公路保税物流中心等机构,并配套颁布过境72小时内免签等政策,方便海鲜、水果、肉类等产品的进口,同时也建立多个经济区推动当地发展,包括中国(重庆)自由贸易试验区、内陆地区第一个国家级新区——两江新区等等。

现时,重庆常住人口已超过300万人,城镇化率已达到59.6%。人口以汉族为主体,但也有不少少数民族,其人口已近200万人,占总人口的6%。重庆的山地占整个城市的76%,故此有“山城”的美称。重庆气候湿润,平均气温在16~18℃之间。

如今,重庆不仅成为国家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,更是首列中欧班列「渝新欧」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起始点,发展势头持续向好。